不经意间偶得老拨盘电话一台。

它清脆悦耳的铜铃声,

传统而略带沙沙声的炭精送话器,

怀旧的舌簧听筒,

还有那回味无穷、意犹未尽的拨盘,

令人陶醉!

 

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1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2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3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4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5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6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7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8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09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

 

由于老式电话机脉冲制式跟现时的双音频电话不同,

必须略微改造一下才能使老电话恢复青春。

寻得壹佰法拉兄开发有此类模块,正中下怀! 

通过增加模块,使之转换成DTMF模式进行正常通话,

接线也非常简单,十分感谢壹佰法拉兄。

 

试接好之后,可以正常使用,但是发现送话器不行了,

对方听到我的声音是“来自火星的声音”,非常微弱!

根据炭精送话器的原理,怀疑是炭精受潮导致性能下降,

于是把送话器拆回家,

用电吹风筒加热烘烤,而且须扭开后盖旋钮作通气用,

同时多敲几下,使炭精松散起来。

实践证明,修复效果那是刚刚的!

 

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0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1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2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3 623x800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4 664x800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

 

把模块固定在机子的右下角,

在1975年留下来的维修单上添上本次改造记录,

再把维修单安放好在机壳里面,可留后世。

 

然后就是外接线,需要做个水晶头,

机子自带的老线是多股纱包线,非常耐用,除了略微生锈,其抗拉强度、使用性能并未降低。

但是要在老线上做个水晶头十分困难,

在废掉三个水晶头之后,决定还是驳接一段新线再做水晶头。 

 

一切完工,

做清洁,

然后安放好在案头,

穷人的办公桌是这样子的:

 

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15 - 20120912穷人穷玩 之 老拨盘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