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经意间偶得老拨盘电话一台。 它清脆悦耳的铜铃声, 传统而略带沙沙声的炭精送话器, 怀旧的舌簧听筒, 还有那回味无穷、意犹未尽的拨盘.. 阅读更多